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庶女無敵:擋我者跪最新章節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謝悠若身死

庶女無敵:擋我者跪 第一百一十二章 謝悠若身死

作者:漱芳齋丫環書名:庶女無敵:擋我者跪類別:玄幻小說
    徐清風接過之后,便直接抬眼細細看了起來。

    看第一首詩的時候,徐掌柜的眼中的就出現了一抹驚艷之色,看詩的同時時不時看看謝輕謠,這個少年怎么會寫出如此詩句?

    徐清風的眼中更是帶了幾分訝異,怪不得江寧的人將其稱之為天才,就這么幾日就寫出了如此好詩,比之那首暮江吟是有過而無不及。

    “柳公子,這些詩我都買了!日后若是有好詩,柳公子可要來找我。”徐清風看完之后,直接就從懷中掏出了二百兩的銀票,放到了謝輕謠的面前。

    “這是自然,不過徐掌柜我有一條件。”謝輕謠接過銀票后,便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柳公子請說。”徐掌柜這時順手給謝輕謠倒了一杯茶水,放置在了謝輕謠的面前,說道。

    “在下的身份不愿泄露,此事還請掌柜的能保密。”

    雖說姑蘇城內認識自己的人頗少,但總是人多嘴雜,而且自己如今更是待考者,更得小心行事,不能被人認出來。

    “原來是這事,公子放心,這點小事在下一定能做的到,公子且嘗嘗我姑蘇城最是出名的芙蓉糕。”徐掌柜還以為謝輕謠所說的是什么條件,不過是這般小事,他也不想讓其他人得到柳遙的消息,不然若是被其他掌柜挖走了這等財神,他真是得不償失。

    說著就招呼謝輕謠吃些糕點。

    “多謝掌柜,想必這些詩已是夠掌柜的用一段時日的了,眼下我還有事,便先行告辭。”謝輕謠看著芙蓉糕,本是想吃的,但是眼下得了銀錢,她一心想回去給秦子萱還錢,便起身對著徐掌柜辭行。

    “那在下便不強留了。”徐掌柜也拱了拱手說道。

    隨后謝輕謠便順著原路返回了清風樓的前廳,這時已是日暮降臨,由清風樓望去太湖的景色正好,謝輕謠并沒有過多的停留,直接就出了清風樓的大門。

    只是此刻坐在清風樓二樓雅間的一道身影,卻是目光灼灼的盯著謝輕謠離去的方向。

    那人身著一件織金錦袍子,腰間綁著一根青色仙花紋銀帶,其上佩戴了一只墨玉所制的玉佩。

    這人正是喬裝來見識清風樓中的太湖盛景的秦子萱。

    秦子萱也是聽說了城中的流傳的這首詩,一時間也是想來清風樓看看,只是謝輕謠為何會來此處,而且還是一身的男裝,秦子萱看向謝輕謠離去的方向也是陷入了沉思。

    此刻,考試院。

    謝輕謠回來之后便去找了秦子萱,但是瞧了半天的門,也沒人來開門。

    她想著秦子萱可能是出門還未回來,便又回了自己房間,想著過會再來找她。

    謝輕謠回房之后,便又開始練習書法,練的興起,一時之間也是未曾注意時辰,等到她反應過來時已是到了深夜。

    秦子萱可能已是睡了,自己貿然前去打擾也是頗有不妥,還是明日再去比較穩妥。

    謝輕謠這般想著便上了床打算休息。

    今日之事完成的太過順利,謝輕謠也難得的睡了一個好覺,等到她清醒的時候已是到了第二日的清晨。

    她起身之后,便洗漱了一番,又去到了秦子萱的房間。

    叩叩叩。”謝輕謠輕輕敲著秦子萱的房門。

    過了半晌。

    只聽得吱嘎一聲門就開了。

    “找我何事?”秦子萱看到謝輕謠一大早還來找自己還是有些驚訝,便直接開口問道。

    “這是二百兩銀票,按當日你說的一倍。”謝輕謠這時看見秦子萱之后,便從懷中掏出了昨日從徐掌柜的那買詩得來的銀票,遞到了秦子萱的面前。

    秦子萱看了看銀票,又看了看謝輕謠,一雙丹鳳眼中滿是打量,這個謝輕謠前幾日都沒有錢來付房錢,還靠著謝悠然才在這考試院住了下去。

    自己當日借錢給她說是倍數還,也是存了幾分為難她的心思,沒想到她竟是一口應了下來,今日更是沒想到她居然會如此信守承諾,真的雙倍奉還。

    “謝小姐,先請進。”秦子萱這般想著,并未直接收下銀票,反倒是轉過身走到了桌子處,坐了下來。

    “秦小姐,這。”謝輕謠本是打算還錢之后就離開的,可秦子萱卻是請她進去,就連銀票也是沒有收,謝輕謠只好跟著進去,關上房門,坐到了秦子萱的對面。

    秦子萱的房間比她所住的房間幾乎是大了一倍,內里空間很大,就連一方凳子也都是用上等楠木制成,而木床更是用金絲楠木制成,床邊皆是用粉淺色的紗帳幔遮擋著。

    整個房間還有專門的書架來擺放書籍,她自己房內的書籍就隨意的堆在了床邊,連這般小小的書架都沒有。

    而擺放桌子的地方卻是有著一扇窗戶,此刻皆是半開著,依舊是能聽見樓下街道不遠處的叫賣聲。

    “秦小姐,這是二百兩你請收好,多謝你上次相助。”謝輕謠坐下之后,便將手中拿著的銀票放到了秦子萱的面前。

    “當日你可是借我的錢去買了新的筆墨紙硯?”秦子萱坐下后,便直接從茶壺中也倒了兩杯清茶,將其中一杯放到了謝輕謠的面前,一臉調笑的看著謝輕謠。

    當日她雖是不知謝輕謠要借錢做什么,但是自那日經義考試她就明白了,謝悠若那時送來的文房四寶內有夾帶,不然謝悠若也不會在考試之時,直接肯定謝輕謠抄襲,她定是在送這個的時候就已做好了打算。

    謝悠若深知若是當場被抓住作弊,定會受到嚴懲,所以她故意在考試前來跟謝輕謠求饒道歉,看來謝輕謠在謝家確實生活的是步履維艱。

    而令秦子萱的意外的是謝輕謠竟是能當場反轉,如今更是將謝悠若給直接送入大牢,著實是好計策!

    謝輕謠也是沒有想到秦子萱,竟然一眼就能猜出自當日拿了錢去買新的文房四寶,一時間看向秦子萱的目光變的復雜了起來。

    “謝小姐果然是聰慧之人。”秦子萱發自內心的稱贊道,謝輕謠的那般反應也是她之前沒有猜想到的。

    “這些銀子我就不要了,今日這般權當叫你這個朋友了,想必不久之后我定是有用的上你的時候。”秦子萱看到謝輕謠頗是淡定的樣子,也是輕笑了起來,將銀票又遞了回去,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爽快。

    秦子萱這時也是忽的想起她曾聽說最近作詩的木蓮居士就是從江寧而來,而昨日謝輕謠一身男裝自清風樓的后院出來,今日更是直接給了自己二百兩銀票,莫非謝輕謠就是傳說的木蓮居士?

    一時間秦子萱看向謝輕謠的眼神也是越發的欣賞,此女當真是非一般人!

    “秦小姐,這錢我今日定是要還的,我當日說過的話必是要實現的。”說著謝輕謠更是從懷間掏出了之前所立下的字據,也跟著銀票放到了秦子萱的面前。

    秦子萱看著字據淡淡的笑了一下,抬手便將字據拿了過來,頗是淡定的看著謝輕謠,直接就把字據給撕成了碎片。

    “如此你我便兩清了。”

    隨后秦子萱直接拿起了茶杯,對著謝輕謠舉杯,直接喝了下去,霎有一股以茶代酒的樣子。

    謝輕謠見狀也并沒有說話,眼前這個秦小姐也確實有幾分意思,很是爽快,若真是能與她結交也無不可。

    隨后兩人寒暄了一番之后,謝輕謠就又回了自己的房間。

    她與秦子萱這一次交談之后,發現兩人很是投緣,許多事情都能想到一處去。

    到了午飯時,謝輕謠便上去叫了秦子萱下來一起用膳,如今自己已是有錢人,自然點的飯菜也不是平日那般簡單。

    如今更是秦子萱,秦子萱雖是沒有說明她的來歷,但謝輕謠知道定不是一個普通人,隨手就出一百兩的人,而且還不需要她還,想來也定是一個大家小姐。

    就連她拿出一百兩都要思索半天。

    兩人吃飯的時候便隨意的聊著天,頗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你們聽說了嗎,謝悠若昨日被行刑了。”

    “這姑蘇城還有誰不知道,聽說謝悠然之前可是在府衙外跪了整整三日,直到最后一刻,知府也沒有見她。”

    “說起那謝悠若當真是她活該!”

    “就是,敢在九才考試中作弊,實在是罪有應得!”

    ……

    忽然間,眾人就討論起了謝悠若的事情,皆是群情激昂,頗是憤怒,對謝悠若這般舉動很是不恥。

    謝輕謠聞言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謝悠若終是惡有惡報,這一百杖下去她是必死無疑!

    謝悠若你三番兩次想要將我置之死地,如今這般滋味你覺得如何?當日你串通盼春將我娘打成那個樣子,如今你終是嘗到了杖刑的滋味。

    元寶被你設計用大火燒死,如今我沒有讓你死于烈火之下,你應該高興才是,謝輕謠此刻的心情可以說是無比的舒暢,謝悠若終于是要死了!

    元寶你看見了嗎?我已經為你手仞了害死你的人,你可以安息了。

    “這倒也是。”秦子萱聽完謝輕謠的話之后,也是跟著點了點頭,看來謝輕謠是恨透了謝悠若,想必謝悠若在謝府之內欺負慘了謝輕謠。

    謝輕謠隨后又與秦子萱寒暄了幾句,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但是回來之后,她又出了門,今日這般大喜日子她打算給元寶燒些紙錢,雖說她不知元寶被安葬在何處,但是在現代的時候聽人說,只要是在冥幣上寫上名字,那人就一定會收到的。

    謝輕謠做好一切準備后,便孤身一人出了城。

    她不止買了紙錢蠟香,還給元寶買了許多酒菜糕點,她知道元寶向來就好吃。

    謝輕謠走到一處略微偏僻的地方,便開始做起了準備。

    用石灰粉畫了一個圈,之后便點火燒起了紙錢。
武汉市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