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醫女鳳華最新章節 - 第096章 令人作嘔的姿態

醫女鳳華 第096章 令人作嘔的姿態

作者:蝸牛雪雪書名:醫女鳳華類別:玄幻小說
    云茹欣仿佛早就想好了,只待云湘瀅一問,她就立即說道:“我今天對表姐說,早就與你約好了,要一起去檀越寺上香,明天你陪我去一趟,好不好?”

    生怕云湘瀅不答應似的,云茹欣舉著手指,有如立誓一般,說:“我知道瀅妹妹病罷好,我保證馬車里,會鋪厚厚的墊子,備好一切吃的喝的,一點也不讓瀅妹妹受累!”

    然后,云茹欣又小心翼翼的,問了一遍好不好,就用眼睛水汪汪的看著云湘瀅。

    云湘瀅無奈,加上她明日也需要出府一趟,遂答應了下來。

    見她答應了,云茹欣很是高興,好一番夸贊云湘瀅,又讓丫鬟拿了許多布料、首飾,非要送給云湘瀅,只說是出門時,特意買給她的。

    之后,云茹欣不理會云湘瀅的推拒,竟是讓丫鬟放下東西,徑直就跑掉了。

    柳玉兒忍不住笑道:“欣姑娘跑的可真快,就像后面有什么攆她似的。”

    云湘瀅也笑,讓柳玉兒把東西收起來,然后寫了一封信,吩咐苗魯送了出去。

    看著苗魯的身影消失,云湘瀅不禁再次感嘆,缺人手啊!

    一夜無事。

    “瀅妹妹,你知道檀越寺的故事嗎?”云茹欣百無聊賴的,翻了翻馬車上備下的書冊。

    云湘瀅點頭:“自是知道的。”

    “那瀅妹妹,你知不知道,在咱們恒朝,還發生過一件事,與檀越寺有關啊?”

    “這倒是不知。”云湘瀅搖頭。之前那件事,是與佛家有關的故事,她為了掩飾那十年的去向,還是了解過的,但是卻不知恒朝有什么故事,與檀越寺有關。

    云茹欣露出一副興奮的表情,說:“你真不知道啊?就是與那位王殿下,總去請的廣睿大師有關啊!”

    王……

    聽到王,云湘瀅的心底,微微顫動了一下,上次欠了他的人情,仿佛還沒有還呢。

    不過,云湘瀅面上不動聲色,只奇怪的問:“不是據說,廣睿大師是在青炎寺嗎?”

    “現在是在青炎寺,原先可是在檀越寺的。傳聞,廣睿大師本就是師出檀越寺,檀越寺一向很靈驗,又有廣睿大神坐鎮,給百姓治病,救了許許多多的百姓。可是后來,就是因為那位王殿下的逼迫,廣睿大師才不得不離開檀越寺,去了青炎寺呢。結果,還是沒能避開王。”云茹欣說說到最后還撇了撇嘴,也不知是不屑,還是其他什么意思。

    云湘瀅的心底,卻是涌起一絲難言的感覺,再問:“既然廣睿大師醫術高超,能夠醫治王,為什么非要避開王呢?”

    “那位王驕橫自大,兵敗不說,失了城池,導致一城的百姓,都為他的愚蠢付出代價!而且啊,王當時還做了逃兵呢?”

    “逃兵?”云湘瀅難以置信,王怎么可能是那樣的人?

    云茹欣點著頭:“是啊。兵敗之后,尚有許多將領一路殺敵,才沒有讓敵人再奪下旁的城池。可是王在那時消失不見了,任誰也沒找到,半年多之后才冒了出來。百姓們都說,他一定是害怕當今皇上責罰,這才躲了起來呢。”

    其實云茹欣所說的話,云湘瀅早就聽聞過,只是她從未往逃兵,這個方面去想過。

    此時從云茹欣嘴中說出來,也知世人恐怕皆是如此認為的,她想說這不對,卻又無從辯駁。畢竟王兩年前兵敗,失蹤半年的事,并不是一件秘聞,很多人都知道的。

    只是,她還是不相信,王會是做了逃兵之人。

    沉吟了一下,云湘瀅又道:“即便當真如此,王素有戰神之稱,為恒朝守衛邊關多年,此時他受了重傷,廣睿大師身為出家人,慈悲為懷,更不應該拒絕救人。”

    “哪兒啊,還不是王仗勢欺人,非得逼迫廣睿大師,只給他治病,不得給普通百姓看病!那時候,這件事鬧得,簡直是群情激奮,陵安城人人皆知呢。”

    說完,云茹欣才意識到,當時云湘瀅還不在陵安城,自覺失言,急忙轉了話題:“瀅妹妹,你都沒有見過那位王,怎么這般護著他啊?”

    “哪里就是護著了?我說的不過是人之常情罷了。”

    事情真相如何,云湘瀅不清楚,也無關王數次幫她,她只是覺得,只因一次戰敗,就將之前的無數戰功盡數抹殺,這對王來說,實在有些太過苛責了。

    云茹欣笑了笑,也不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她本就是隨口一說,找個事情聊聊天罷了,并無旁的意思。

    及至到了檀越寺,云茹欣很是虔誠的上了香,究竟所求為何,卻是沒有說,只是不知為何,她的粉面上隱含羞澀。

    過了好一會兒,云茹欣睜開眼睛,轉頭問云湘瀅:“瀅妹妹,一會兒有大師講經,你要去聽聽嗎?”

    云湘瀅微微搖頭:“在映月庵的時候,沒少聽師太們講經,好容易出來一趟,確實有些不想重復,在庵堂中的生活了。堂姐去聽吧。”

    “這樣啊……”云茹欣有些猶豫,顯然是不放心,云湘瀅自己一個人。兩人的丫鬟,都讓她們留在寺廟外了。

    “無妨的,堂姐盡避去聽講經,我且在寺里轉轉,也不走遠。等堂姐聽完講經,再來與我匯合,一起下山就是。”

    云茹欣遲疑了半晌,這才叮囑道:“那你切莫跑遠了,我聽完就回來尋你,好不好?”

    “嗯,堂姐放心。”

    等云茹欣離開,云湘瀅也出了這佛殿,轉而往北邊的禪房而去。

    一間禪房門,突然打開,苗魯在里面喚了一聲:“姑娘。”

    云湘瀅快步走進去,而苗魯則是留在了門外。

    不多時,等云湘瀅再出來之時,已然換了一身衣裙,也戴了面紗。

    轉過了幾個彎,云湘瀅走進了一間禪院中。

    門前站著的茵桃,一見云湘瀅,頓時眼神一亮,上前施禮道:“湘大夫,我家娘子等候多時了,湘大夫快請進。”

    云湘瀅點了點頭,昨天她就寫信給錦娘子,約她在此處一見,再給她診一次脈。

    錦娘子的臉色,比之上一次稍微好了點,不過面上神情郁郁寡歡。想來,皆是因著她心中牽掛的情郎所致。

    這一點上,云湘瀅不準備多說,之前屢屢提到

    那人,不過是想激起錦娘子的求生意識,讓她活下去而已。

    手指搭在錦娘子腕上,云湘瀅診了診脈,卻是臉色略變。

    “錦娘子,既然你不想活下去,那我也無意再救你。遮雨閣會把多余的銀錢,退還給你,如此你我兩清!版辭!”

    云湘瀅說完,起身作勢欲走。

    茵桃直接傻了,反應過來之后,連忙跪到了云湘瀅面前,阻住了她的去路,苦苦哀求道:“湘大夫、湘大夫莫要惱怒,我家娘子……”

    “你家娘子根本沒有好好吃藥!如果她這些天,都按照我開的藥方,好好吃藥,即便不可能全好,卻也能好個四五成,可是她現在只好了兩成。”

    茵桃聞言,頓時欲哭無淚,轉回頭看向錦娘子:“您這是為什么啊?之前您不是與奴婢說的好好的,要盡快好起來嗎?”

    錦娘子欲言又止,只面上的神情,仿佛帶著一絲,被人冤枉了的委屈。

    云湘瀅冷聲說道:“錦娘子,你尋死覓活給誰看呢?你要是真想死,現在我就給你一把毒藥,保證你死的干脆利落!”

    “湘、湘大夫……”茵桃都驚得結巴了起來,不是說她家娘子,本就心存死志嗎?湘大夫怎么還往死里刺激她啊。

    云湘瀅冷笑一聲,不回應茵桃,只目光冷凝的盯著錦娘子。

    如果說,上一次見錦娘子,她是當真想自己病死,那這一次她就是在鬧脾氣!

    要是當真想死,她大可以假裝沒有接到云湘瀅的信,不來這檀越寺。如今來了檀越寺,卻又是這么一副模樣,作死給誰看?

    見錦娘子沒有反應,云湘瀅又道:“不吃藥算個什么死法?我可以告訴你,我這里有千百種死法,任你挑選!你敢選嗎?旁人在乎你的時候,你尋死覓活還有個觀眾,旁人不在意的時候,你就是作上了天,也不會讓他多看你一眼!”

    說完,不再理會錦娘子,云湘瀅繞過還要磕頭再求的茵桃,徑直往外走去。

    之前,云湘瀅還敬佩錦娘子,以女子之身,撐起了偌大一個藍秀錦樓,現在……

    就在云湘瀅的腳步,即將踏出房門之時,屋里的錦娘子終于開口說了話,她說:“你我同為女子,你應該會了解一個女人,為了自己的心上人,可以不顧一切的心。”

    “了解?”云湘瀅腳步一頓,卻并不回頭,只聲音冷冷的說:“我是該了解你,為了一個害你的男人去死,還是該了解你有求于人,卻是如此一副令人作嘔的模樣?錦娘子,你當你是什么人,你又當我是什么人?”

    在錦娘子開口之前,云湘瀅還沒有明白過來,甚至揣測過,是不是錦娘子的心上人,又做了什么事,刺激到了她,還試圖再次激起,她活下去的意志。

    可是,在錦娘子開口,說出這句話之后,云湘瀅忽然就恍悟過來,恐怕是錦娘子見她自己漸好,想要讓云湘瀅去醫治,她的那位心上人。

    但是,求人就該有個求人的態度,錦娘子這算是什么?

    假裝自己沒好,然后呢?說云湘瀅醫術不夠高超,卻收了昂貴診費,所以必須再診治一個人?
武汉市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