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節 - 第一千章 段家(4)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一千章 段家(4)

作者:六月浩雪書名:家有悍妻怎么破類別:玄幻小說
    清晨的天氣特別的清晰,樹上的葉子還有露珠。樹上不知名的鳥兒,也開始飛出去覓食了。

    符景烯站定,朝著段小金說道:“來,讓我看看你這段時間武功有沒有進步?”

    “好。”

    符景烯武功高出段小金一大截,不過他只使了六七成的功夫,所以兩人暫時打成了平手。

    安侍郎一起床,他的隨從端了水進來給他洗漱。

    放下水,隨從小聲說道:“大人,符大人跟一個年輕男子在院子練功,也不知道那年輕男子是什么身份?”

    安侍郎有些奇怪,洗漱后就去了院子里。

    符景烯很敏角,安侍郎一出現他就發現了。他笑著與段小金說道:“欽差過來了,我們過去給他問安。”

    兄弟兩人給安侍郎問了安。

    安侍郎看著臉頰圓潤的段小金,有些詫異地問道:“景烯,這位小兄弟是誰啊?怎么瞧著跟你有點像啊?”

    雖段小金有些胖,但還能看出他的眉眼與符景烯很像。

    符景烯笑著說道:“這是我弟弟。”

    安侍郎對符景烯的底細很清楚,聞言有些意外地說道:“就是你那個被人拐走的胞弟?”

    符景烯點頭道笑著道:“對,就是我弟弟景楠,不過他現在叫段小金了。他就在平洲,我昨日去找他了。”

    竟然能找著失蹤十多年的弟弟,這得多大的運氣啊!安侍郎笑著說道:“什么時候找著的?這可是大喜事。”

    符景烯也沒瞞著他,說道:“幾年前就知道。說起來也是巧合,小金的養父就是當初教導我妻子武功的師傅。”

    清舒會武功這并不是什么隱秘的事,不過很多人都以為她是花拳繡腿并不知道她武功也很不錯。

    安侍郎驚奇不已:“沒想到這世上還有這么巧的事,不過這也是你的福份了。”

    娶了如花美眷,還找著了親弟弟。

    就在此時,一個驛兵過來說道:“符大人,外面有對夫妻說是你的親戚想要見你。”

    段小金一聽就道:“哥,肯定是爹娘來找我了。”

    符景烯朝著安侍郎說道:“安大人,我帶小金出去見下伯父伯母。”

    “去吧!”

    過來找他們的確實是段師傅跟段大娘。他們怕來晚了景烯走了,所以天一亮就趕過來了。

    段大娘與景烯說道:“景烯,我們已經商量好了,等過了中秋就跟小金去京城。到時候要叨嘮你們,還希望你們不要嫌棄。”

    符景烯掃了下周圍,見周邊沒人他才小聲說道:“不會。等明年小金考上了禁衛軍,到時候你們就臨近的地方租個宅子。這樣,也能方便照料他們。”

    就段師傅的性子肯定不愿長久住他們家了,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說出來讓他不要再心存顧慮。

    果然,聽到這話段師傅神色松快了許多。

    符景烯又與他們說了一件事:“昨日急慌慌的有件事忘記跟你們說了,清舒懷孕了,已經兩個多月了。”

    段大娘歡喜不已:“清舒懷孕了啊,這可真是大喜事了。”

    看來她要準備一些小孩子的衣帽鞋襪了,嗯,再去打一對銀手鐲。

    段小金歡喜地摸了下后腦勺:“哥,這么說我要當叔叔了。哥,你說我該給小侄子準備什么東西啊?”

    段大娘扶額,這傻小子怎么問這種問題。就算不知道送什么可以問他們,怎么就問孩子的親爹呢!

    符景烯嘴角一揚:“什么小侄子,是小侄女的。”

    段師傅夫妻齊齊看向他,段小金更是直接問道:“哥,你怎么知道是小侄女而不是小侄子呢?”

    符景烯才不會說他想要個軟糯糯香甜甜的閨女,而不是個跟他搶媳婦的臭小子,只是這話肯定不能往外說了:“我就知道這次肯定是個閨女。”

    說了兩句話,符景烯就與他們說道:“伯父伯母,你們回去吧!我吃過早飯就要走了。”

    平頭百姓是不愿跟當官的打交道,讓他們進驛站吃飯肯定也吃不好。而驛站旁邊又沒早點鋪子跟酒樓,所以也沒法請他們。

    段師傅點頭道:“那你忙去吧!”

    回去的路上,段小金還有些疑惑地問了段大娘:“娘,你說我哥怎么就肯定嫂子懷的是個姑娘呢?”

    難道他還能掐會算,可瞧著他哥也沒這個本事啊!

    段大娘哭笑不得,說道:“你個傻小子怎么連這都看不出來,你哥是想要個女兒所以才這么說的。”

    段小金恍然大悟:“其實女兒也挺好的,不管將來長得像我哥還是像嫂子都會是個大美人。”

    段大娘兇兇地說道:“你哥都快要當爹了,你呢?媳婦還沒影子。我跟你說到京后不許再挑三揀四,早些成家。”

    段師傅卻沒同意,說道:“不著急,等到小金進了禁衛軍再說親,這樣也到一門好親。”

    進了禁衛軍就有了好的前程,加上又有景烯這個哥哥在。到時候給他們挑選的余地就大了,不像現在別人看他們窮介紹的都是歪瓜裂棗。

    符景烯剛過用早飯,沈少舟就過來了。一來是給他送行,二是奉了顧老夫人的令給他送東西。

    沈少舟將包裹遞給符景烯,然后解釋道:“岳母昨日看著你穿著官服,擔心你沒衣服換洗連夜讓府里的繡娘跟丫鬟給你做了兩身衣裳。尺寸按照岳母說的,應該合身。另外,還備了一些干糧。”

    符景烯聽到這話,臉上露出了真切的笑容。只有真正關心你的人,才會關注你穿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

    沈少舟壓低聲音與符景烯說道:“我想讓岳母帶頭募捐,然后再去求了祁二老爺操持這事,你覺得如何?”

    符景烯笑了下說道:“這是好事啊!沈伯伯,那些災民得了幫助會感激你的。”

    她岳母在平洲百姓的心中那就是女菩薩一樣的人物,由她帶頭募捐再合適不過了。而祁家是當地的名門望族,祁望明又正好再嫁守孝,由他操持賑災的具體事項再合適不過了。

    沈少舟搖頭說道:“我也沒想求他們感激,就希望能盡一點綿薄之力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他做再多那些災民也不會知道。不過,只要祁家跟其他人知道就行。

    符景烯知道他的心思,不過只要愿意為災民出力那就足夠了。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外婆那般,為做善事而捐獻出所有的身家。

    雙瑞在外敲門,說道:“老爺,欽差他們已經準備走了。”

    沈少舟將符景烯送出了城門,然后折回去找祁望明。
武汉市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