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初云歸最新章節 -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合力贏了

初云歸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合力贏了

作者:疑似桑梓書名:初云歸類別:玄幻小說
    紀汐月當然不會放棄的,輪到她開球,她立即一馬當先,都不管岳惜煙在身后是否跟的上,她是想憑著一人把這球打入球門。

    可尚初云卻是趕了上來,她要來阻攔紀汐月,卻被對方越過了去。接著謝紅袖也駕馬來到紀汐月身旁,后者正是一副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的狀態,便也不顧這打馬球的規則,竟是一杖就打到謝紅袖的馬身上。

    那馬受到驚嚇,自是不再聽謝紅袖使喚,不過還好謝紅袖到底是有經驗的,終是以臂力控制好韁繩,又立即的以手掌安撫馬兒,才不致于讓馬把她甩下來。

    尚初云見狀便沒再去追紀汐月,反而是趕緊來到謝紅袖身旁問道,“你沒事吧?”

    謝紅袖搖了搖頭,意思是自己沒事。“走!繼續”看來這紀汐月為了引起沈淵的注意,還真是不管不顧了,謝紅袖深知這點,便更不想讓紀汐月如愿。

    尚初云擔心謝紅袖,可她又再次馳騁而去,便也就只得繼續。

    而此時紀汐月沒了兩人的追趕,早已是在球門的面前,也就可輕松把球打入。

    “球進了!”岳惜煙見紀汐月把球打入,便也立即舉起那球杖慶祝。

    紀汐月高仰著頭,她也很高興,自是有意看向場下坐在那兒觀戰的沈淵是何反應,可她見沈淵仍是面無表情,便只能是訕訕收回眼神。

    “紀小姐,你剛剛可是用球杖去擊打謝小姐的馬?”尚初云可不能當什么都沒看見,畢竟如此為了贏球而差點害人墜馬,可是非常不妥的行為。

    紀汐月一聽尚初云所說,才又無辜地看向謝紅袖,“我只是把注意力放到了馬球上,既是沒注意到這個,謝小姐,是真的打到你了么,若真是,汐月在此向你賠不是了。”

    謝紅袖早知紀汐月的手段不簡單,是一個可以把黑都說成白的人,而且憚于她身后可是有一個在朝中為相的祖父,便也只能忍著。“我無礙”

    紀汐月本是捂住胸口,一副非常害怕謝紅袖會因她而受傷的樣子,可自謝紅袖都說無事了,她才似要松一口氣,“那就好。”

    岳惜煙其實也看到了,但她卻是選擇完全眼瞎,只道,“看沈大夫人說的,這打馬球本來都免不了磕磕碰碰的,沈大夫人如此認真,應是之前在那等小地方沒打過馬球吧。”岳惜煙自覺沒把鄉野二字說出,已是在顧及尚初云現在的身份了,若是從前,她可是會毫不猶豫的說出來。

    尚初云淡淡道,“沒事自然是最好了,我們繼續吧。”

    雙方又開始打球。自有紀汐月開頭,岳惜煙便也不按規則走了,此時球在她杖下,尚初云從后追上,正是快要追到她身旁時,岳惜煙竟是用馬身去撞尚初云的馬,可尚初云還好穩住了,所以岳惜煙沒有得逞,只能把球又傳給紀汐月。

    謝紅袖早有準備,她明面上是忍氣吞聲,可既然對方屢屢進犯,那她也不能只束手就擒,她也是一杖便打到了對方的馬腳上,使得紀汐月的馬一個轉身,這球自然就不為她掌控了。

    所以謝紅袖乘機拿到了球,正是一馬當先,又往球門而去。

    紀汐月實在是太想贏了,便是又駕了馬上前,她在做想要擊球的動作,可實際卻是想要揮杖攔住謝紅袖罷了。

    謝紅袖沒防住她這一下,便被對方的球杖打到了手臂,可她仍然要護住球,并喊道尚初云,“快來接球!”

    尚初云見紀汐月根本已不是在打球了,而是在打人,便是心中氣憤,她駕馬上前,接過謝紅袖傳來的球,暗忖一定要贏下這場球,贏了這紀汐月。

    尚初云推送著球,一直往前,而紀汐月與岳惜煙當然是雙雙前來攔截,這兩人一前一后,似要把尚初云圍住。

    可尚初云卻是當機立斷,先把球給打出了她們的包圍,紀汐月見狀,果然要去追球,所以這時尚初云便可乘機跑出,她在紀汐月差點追上的時候,先一步又追回了球。

    而后再盡全力的駕馬,目標便是面前的球門。

    咚鑼聲一響,裁判宣布,“紅隊贏。”

    “我們贏了,我們贏了!”冬玉此時終于放開喊了,而墨玉也是高興,剛剛入了一球她即使高興,可也未表現出來,畢竟還沒決出勝負,但此時二比一,終是贏了,墨玉也是點頭附和道,“對,我們贏了。”

    尚初云自是開心的,但她下馬后也不忘先去扶著謝紅袖也下了馬,兩人相視一笑,才又一起攜手去領那戰利品。

    “這鎏金步搖你拿著吧。”尚初云是想既然此次馬球賽她是東家,而獎品又是沈國公府的,便想著自己又拿回去可是不妥,也就想讓謝紅袖接受這份戰利品。

    謝紅袖下場打球本也不是為了這鎏金步搖,可她也知道尚初云讓她拿著也自是因為她是今日的主人,便也沒有推拒,欣然接受了。

    “你們根本就不是在打球,是在打人!”岳惜煙一下馬便沖到了尚初云和謝紅袖的面前。

    “岳小姐此言差矣,不是你說的打馬球本是免不了磕磕碰碰的,那剛剛我們也是與你磕碰了下罷了,你又何必如此大驚小敝呢?”謝紅袖對這岳惜煙可是絲毫不客氣。

    “你”岳惜煙指著謝紅袖,但又一時不知該反駁什么,因對方竟是把她的原話都說了出來。

    尚初云此時適時出來做‘和事佬’。“岳小姐,若是你喜歡這鎏金步搖,我再給你送去一支,你看如何?”

    岳惜煙本是眼神一厲,可又見沈淵已向她這邊看來,便只得作罷。“什么鎏金步搖,我府上有的是!”

    話落,岳惜煙便徑直下場坐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兀自喝了杯香茗,似要為自己消消氣。

    與岳惜煙相比,紀汐月倒是‘恢復如常’的很快,她沒說什么,便是直接回到位置就也罷了,而且因著她出身相府,倒是沒有哪個官家女眷敢去她面前說閑話。
武汉市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