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翻天之美人計最新章節 - 第七十八章 暗潮涌動

翻天之美人計 第七十八章 暗潮涌動

作者:劉小刀書名:翻天之美人計類別:玄幻小說
    馬騁還以為有什么要事,也停下來。賀蘭勤只看向鷹綽說道:“這幾日你忙著比試,我不好多說什么,我為你做了那么多,你是不是該謝謝我?”

    馬騁會意,道:“你們快些,回去還有些事麻煩你。”說完利落的跳上屋檐走了。

    鷹綽只當賀蘭勤故意用曖昧的語氣說話,以便趕走馬騁,隨后必然有更重要的事要說。便留下來坐在原位等他開口。

    賀蘭勤挑眉:“坐那么遠干什么,過來。”

    鷹綽隱約覺得哪里不對,不過還是依言做到他旁邊。壓低聲音道:“我猜他已經走遠了,你不幫他截殺馬鋼,定然是早有安排吧?”

    賀蘭勤很自然的拿起她的手握起來:“我在大太陽底下坐了好幾日,你對我不聞不問,只關心那些亂七八糟的人和事,實在叫人心涼。”

    鷹綽:“曬幾日而已,都還沒曬黑。烏珠現在可是生死未卜,我沒心情哄你,沒什么事走了啊。”

    “唉,可憐。若能躲得過今晚,或許就免了這一遭,可見很多事,安排的再是縝密,總有意外不可避免。”

    鷹綽聽出弦外之音,問道:“你在他們眼皮底下搞事情了?”

    “又不是一天兩天了,你才知道嗎?”賀蘭勤面露得色。大概也只有在她面前,他才會這般賣弄。

    “所以你不想幫馬騁,是因為還需要馬鋼活著做些什么是吧?”

    賀蘭勤看向門外的方向,道:“馬鋼雖然把馬族搞得烏煙瘴氣,但實力仍在。我們三家與之硬碰,即便贏了也會損失慘重,這樣的勝利不要也罷。不如讓他們父子先大干一場,我們坐山觀虎斗。”

    鷹綽細細琢磨著,此事說來容易做來難,要讓人家親生父子反目成仇,這其中必要諸多瑣事累積。突然眼前一閃,一個疑問浮現在腦海:烏珠這件事,會不會是他有意引導?

    這個想法一閃而過,不是她做出判斷,而是根本不需要去求證。這是一枚極好的棋子,若是她說不定也會用一用,只是,到底心里有些不舒服,不去想,便當不曾發生過吧。

    賀蘭勤伸手將她的臉扳過來看向自己:“你在琢磨什么,不高興?”

    鷹綽:“我在想,這一對父子很快就會回去打起來,馬上就該我們動手了。我雖然也做過不少事,卻還沒有真正參與過一場像樣的戰爭,有些拿不準該怎么做。”

    賀蘭勤微笑:“跟著我就好了。”

    “這樣騙我好嗎,到時候,你身邊全是賀蘭家的人,哪有我的位置?”

    賀蘭岳已經知道兩人的關系,怕是不會給兩人獨處的機會的。而一旦開始,賀蘭境內是他們的屯兵之處。

    賀蘭勤用扇子敲敲頭:“是有點難辦,怕是要耽擱好些日子。賢弟和姑姑都會過去的。”

    鷹綽眼皮一跳,賀蘭賢也去?

    賀蘭岳的兒子賀蘭賢,妹妹賀蘭思,鷹綽沒見過,只聞其名。傳言賀蘭思生來一副傾國之容,賀蘭一族又男多女少,自然是萬千寵愛與一身,不過其人知書達理,溫婉和善,口碑十分不錯。而賀蘭賢因為是賀蘭岳的獨子,一出生就備受矚目,若非有賀蘭勤在前面擋了個正著,必也是風光無限的青年俊杰。

    “哎呦,”鷹綽不滿的驚呼,腦袋上也著了他一扇子,“干嘛。”

    賀蘭勤佯作不滿:“人在我身邊,心里想著別人。我這張臉你已經看膩了嗎?”

    鷹綽吃吃笑出聲:“看膩了就換唄。”

    “你敢。”

    賀蘭勤威脅著,語氣卻沒有一點氣勢,湊近在她唇上淺嘗輒止,分開少許,輕聲道:“都說男人好色,我看你也不差啊,我該好好想一想,怎么把你永遠的留在身邊。”

    鷹綽湊過去,對著他耳朵吐出幾個字。

    “什么?”賀蘭勤沒聽清。

    鷹綽一閃已經到了門口,嘻嘻笑著:“我說,我該走了。”

    一轉身,紫色的衣擺揚起像盛放的花朵。人也很快消失在眼前。

    賀蘭勤揉了揉耳朵,麻麻的幾乎失去知覺了。他站起來,搖著扇子走到門口,抬頭看著高懸的圓月。“月圓,人不圓。”

    馬騁守在烏珠門外,她已經睡過去了,他不放心。她不肯看大夫,但身上傷都在哪里,重不重他也不清楚。他想著鷹綽畢竟是女人,處理外傷應該也還拿手,又同烏珠一起相處過幾日,由她幫忙處理下是最好的選擇。

    鷹綽回來的比預料的快,見馬騁在房外轉來轉去,趕緊上前問:“怎么樣了,我能幫什么忙?”

    “現在睡著了,她不肯看大夫,你幫我看看她傷的怎么樣,你懂一點吧?”

    鷹綽自信的點點頭:“等閑小傷我都處理的了,傷藥我也有,你放心我先去看看。”

    “拜托了。”馬騁難得求人,態度十分端正。

    鷹綽輕輕推門進去,腳步也放的很輕。房中只燃著一根蠟燭,算不得明亮。但習武之人耳聰目明,不妨礙視物。她走到床邊,見烏珠臉色很不好,輕輕拉起她的被子查看傷情,一眼看過去,盡是淤青。她輕輕在她身上重要關節骨骼處摸過,還好都是皮外上,看著唬人,其實不重。

    鷹綽畢竟不是嬌養大的,鷹族的三座大山,哪一座都埋葬了無數幽魂。即便平日里男女分開學藝,欺凌茍且之事從來沒斷過,鷹綽自己沒遭遇過,卻見過不少。她嘆息一聲,輕手輕腳的退出房間。

    馬騁見她出來,急問:“怎么樣?”

    “皮外傷,沒什么,不需用藥養幾天就好。”

    “可是她一直昏睡,還做噩夢!”馬騁回來的短短時間里沒聽到,是侍衛們聽到后轉述給他的。

    馬騁見她說的輕描淡寫,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鷹綽同他是一類人,只要不是斷手斷絕吐血三升大概都算不得重傷。“她跟你不一樣,她是女子,嬌弱的女子。”馬騁一時有些詞窮。

    鷹綽:得,被排除在女子之外了。

    “應該是被嚇到了,有安神湯給她灌一些,還有,”她壓低聲音,“她是你女人,你不放心別人,自己給她檢查一下,在她恢復之前不要碰她。”

    馬騁一時又兇相畢露:“我除了殺人還能有別的心情嗎!”
武汉市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