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田園福妃最新章節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落腳小漁村

田園福妃 第二百九十九章 落腳小漁村

作者:滋洋書名:田園福妃類別:玄幻小說
    “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我們到哪兒靠岸啊?”

    推開窗戶往外一看,蔚藍的大海一望無際,這時候靠岸不太現實。

    “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和孩子遭這份罪,船老大經驗豐富,他能很快找到陸地,讓江決和延平帶著宋玉去蘇州求醫。”

    宋輕云看看老的老,小的小無精打采的樣子,擔心豆寶年紀太小經受不住折騰,于是點頭同意。

    到后半晌,船在一個不知名的小漁村停靠,宋輕云她們下到陸地那一刻,還頭重腳輕的站不穩呢。

    “王爺,這小子怎么辦?”江決拎著吐得稀里嘩啦的小山子下來,那孩子渾身上下都是污穢物,精神萎靡的跟快要死了一般。

    “帶著他,記得別叫他死了,留口氣就行。”

    這好辦啊,劉延平會醫術,隨便給他吃點續命的藥,想讓他生就生,想要他死就是眨眼間的事兒。

    小山子無力的抬起頭,張了張嘴,大概還想罵慕青岙,怎奈一點力氣也提不起來,氣得痛苦的掙扎著。

    當天他們就歇在小漁村,有戶人家把自己的房子借給他們住,自己一家去親戚家借宿,好歹安頓下來。

    幾人都病病殃殃的,輕云就請鄰居大嫂幫著做了頓飯,這地方人吃慣了海鮮,口味比較清淡,飯菜很適合輕云她們虛弱的胃口。

    勉強給豆寶喂了半碗粥,小子蔫頭耷腦的窩在慕青岙懷里,嘴里念叨著留在家里的小黑,眼睛卻滴溜溜瞅著農戶家養的一條大黃狗。

    宋輕云一瞧,這八成是恢復精力,頓時舒了口氣。

    做爹娘的,就怕孩子有病,那么小的孩子說不清楚哪里不舒服,只能通過哭來發泄,好在她的兒子從小就喝羊奶,身體一直很健康。

    傍晚漁民們打魚歸來,碼頭上熱鬧非凡,豆寶非要過去看看,于是慕青岙就牽著他的手去了碼頭。

    阿霖和阿蕓兄弟倆,長期以來都是營養不良,此次出遠門,舟車勞頓又嚴重暈船,晚飯沒吃多少就早早睡下。

    輕云擔心兩人身體挺不過去,就央求鄰居大嫂把村里的郎中找過來給摸摸脈。

    當那人夾著包袱進來時,宋輕云當場愣住。

    “夫人?”郭媽媽不解的看著她。

    宋輕云緊盯著進來的人,那人低著頭不知在想什么,胡子拉碴的,身上的衣服補丁摞補丁,身材高挑瘦削,臉上幾乎沒有什么肉。

    “韓……韓管事?”郭媽媽驚訝的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來人。

    那人抬起頭來,神情恍惚的盯著宋輕云和郭媽媽,半晌啞著嗓子說道,“誰是病人?”

    走路的姿勢像韓玄,神態也像韓玄,可說話的口音卻是當地的方言,宋輕云一時愣住,站在那里沒有反應。

    “這位姑娘臉色發青,應該是多日沒有休息好,吃點安神的藥睡上一覺就好了,至于這位大姐,你體內有郁結,這兩日是不是睡眠不足?你要多喝兩副湯藥,拿紙筆過來,我給你們開藥方。”

    這人只通過“望”就給兩人下了診斷,郭媽媽趕緊捅了捅呆愣的宋輕云,小聲說道,“夫人……?”

    “哦,請問大夫尊姓大名?”宋輕云緩過神,忙不迭問道。

    “姓方,方卓。”

    方卓徑直都到桌前放下包袱,眼巴巴盯著宋輕云,“快點準備紙和筆,這東西我都沒有。”

    “哦,方大夫,不是我倆看病,是炕上的兩個孩子。”輕云指指另一房間說道。

    方卓不滿的瞪了她一眼,起身邁著方步,宋輕云緊盯著他的腳,心跳加速。

    韓玄原本是個自命清高的書生,家道中落也沒有讓他丟掉書生氣,他走路的時候,會先邁右腳,在落地之前在空中畫個半圓,顯得沉穩,這個方卓,跟他有一樣的習慣。

    世上竟然有這么巧的事?

    進了屋,方卓認真的抓起兩個孩子的手腕摸了摸,又扒開眼皮和嘴巴看了看,拍拍手起身,又坐到外面的桌子跟前。

    “那小泵娘要喝點紅糖水,兩孩子身子太弱了,要補的話,吃進去的藥就該比飯還要多,我建議先喝兩副固本的藥,放心吧,我都開溫補的,不會要了他們的命。”

    宋輕云驚訝的看著他,他順帶著也把阿福診治了,于是她趕緊讓郭媽媽把錦娘叫出來。

    “大夫,你在給她看看。”

    方卓抬頭掃了一眼,“要治嗎?要的話她也比較麻煩,我看還是喝點能安神靜心的藥,記得別讓她受刺激,這位姑娘思想很容易走極端。”

    這位不會是神醫吧?宋輕云和郭媽媽驚訝不已,看起來他的醫術要比劉延平還要高呢,早知道就不讓宋玉坐船去蘇州。

    “方大夫,您老家是哪兒的?”宋輕云很自然的走到桌邊,看了眼方卓開的藥方,心中已經掀起驚濤駭浪,他絕對是韓玄,陌生人怎么會把另一個人行為習慣和字體都模仿的這么像?

    方卓聽出她聲音略有些顫抖,好奇的看看她道,“你很冷嗎?”

    是冷,激動的血液停止循環,冷的冰涼刺骨。

    “我就是這里人,姑娘為啥這么問?”

    宋輕云羞澀道,“先生與我的一位舊識很像,他去年離開家鄉去了蘇州就再也沒回來,看到先生第一眼,我還以為是他呢!”

    “哦?你朋友叫啥名字?”

    “姓韓,叫韓玄。”

    方卓撓著下巴頦信思半天搖頭說道,“……不認識。”

    “先生從來沒離開這個村子的嗎?”

    “最遠去過臺州府,姑娘你覺的我像沒見過世面的?”

    宋輕云尷尬笑笑,方卓說話喜歡噎人,從這一點看,跟一本正經的韓玄又不太像。

    “好了,藥方我開好了,現在天色已晚,你們明天去抓藥,怎么煎藥我都寫在底下。”

    說完他伸出沾滿污垢的手指,做了個捻手指的動作。

    輕云馬上讓郭媽媽奉上診金。

    “十文錢,你給太多了。”方卓從一吊錢里數出十個銅板在手里掂了掂,心滿意足的走了。

    “夫人,我看著就是韓管事啊,他會不會也像玉公子那樣,撞傷過腦袋失憶了?”

    宋輕云沉著臉,“韓管事只會種藥材,沒聽說過他會治病救人。方才你也看到了,他只單單看一眼就能說的**不離十……”

    宋輕云突然打住,她對郭媽媽說道,“去請鄰居大嫂過來,我有話要問她。”
武汉市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