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絕寵逃妻:毒手俏公主最新章節 - 第2932章 誰派你們來的

絕寵逃妻:毒手俏公主 第2932章 誰派你們來的

作者:凝殤書名:絕寵逃妻:毒手俏公主類別:玄幻小說
    然而的吧,他倒是的似乎放心不下的這邊的倒是也沒有的直接走了。

    “事不關己,情況不明,且是的先看看的。”

    “是。”

    “云宗主,你看他們。”另外一側的秦暖也是在一眾白玉堂的簇擁下的躋身到了臺子的邊緣的。兩家似是早有約定的,在這臺子上的人倒是的不少的,然而的更多的只是事不關己的看著。

    “死人了,又是死人的了,怎么的是會這樣的。李爺的是有危險的,你快幫幫他。”倒是的秦暖著急,拽著近處的云墨的衣袖的不停的搖擺著。

    “暖兒,你真的是一副好心腸的,見了什么的不平事兒的都是希望的施以援手。不然得怎么的是說的,你都是的不適合的生活在這罪惡之城的呢?”云墨只是笑笑,爾后的一臉的無可奈何的搖搖頭。

    “他快撐不住的了,你看看他,可別打趣的了。”

    “這都是的什么時候的了。”

    “先是等等。”

    “等的什么,等的人死了?”秦暖的面孔有些難看的了,看著某人的眼神也是從求助轉變成了的帶著些許的懷疑。

    “不是這個意思,這事兒,奇怪,很奇怪,敢向著李玉夏的動手的人,這城里面的可是屈指可數。拘本座所知的這么多年的也就是極少數幾個人的而已,并且的可是沒有一家的敢這么的真的動手的了,”

    “然而的現在的卻是忽然的動手的,這里面的一定的是有問題。”

    “動手的人的不簡單,至少的他已經的是準備的妥當的了,距離這么的靠近的這非但的是李玉夏的劫難,可能,我們也是在危險之中。還不確定的這來人的目標的到底的是誰的呢。”云墨繼續的說著,字里行間的透著凝重。“看來的這李玉夏的之前的說的事兒的,說的這城里面的不安寧的四處籌謀,這還真的是所言不虛。”

    “秦姑娘稍安勿躁,吾等在此護著,有任何的人的膽敢擅闖且是從我們的尸體上踏過去。”身邊的天心衛附和。

    “吾等誓死護衛秦姑娘周全。”

    “喲,倒是的還算幾分的人話。”

    “可是那邊,李爺他……他就是的只能夠的……”

    “萬一,他。”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必須是要準備著,必須是想著可能出現的最壞情況。”

    “他倒是的遇上了的麻煩的了,來人的目標有多大的不確定,顯然的李玉夏的是被盯上了的其中一個。不過的吧,想要殺了李玉夏的,這可不是的那么的容易的了。”

    “那可是的李玉夏!”

    “李爺,就是剩下的你一個人的了。”場子上,萬眾矚目之間的一如最初的多數的是看官看戲的模樣,這里的儼然的就是的成了的光彩聚焦的焦點。

    許成業作為主攻的身手敏捷而又招招致命,儼然的就是一頭兇狠的豹子讓人畏懼;配合了的陸謀那頭老狐貍的在一邊的配合伺機幫忙,這樣的一個組合的真稱得上的是兇狠的緊的。最后一個天心衛倒下,場子上的倒是越發的清明起來。

    “以二對一,你可是弱風。”

    “你們還沒有的回答我的問題。”李玉夏孤零零的站在臺子中央,任憑兩人的在邊緣的盤旋。外圍一圈的都是大大小小的散亂布置的野獸夾子接連成片,進出已經的是成了枉然的,這邊的就是一個幾乎獨立出來的空間。手下人的損失殆盡,李玉夏倒是的也不再逃跑的了,反正的到了哪里的都是被追,干脆的就是直接立在那兒的候著。

    “哼,這都是的到了什么時候了,你倒是的還想的真夠多的。”

    “心頭的疑云密布,還真的是想要的知道的呢。”

    “看起來的你們的該是的隸屬于的什么人,憑著你們的自己的絕對的沒有做這事兒的能耐的,更是的沒有的做這事兒的膽子。能夠的在我的酒水里面的下毒的,還有的主動地靠近了這邊假意歸順。”

    “你們是主動地,這其實的是有意而為之的是把,為的就是的好最大限度的拉近了和我之間的距離的,然后的,你們的才是的好突然的發動格殺。”回憶,是對于真相的追尋,也是的對于好事者的尋釁。

    看著的這邊的是波瀾不驚的,可李玉夏的卻是腦海里面的翻江倒海的。作為一等勢力的他可是多少年的沒有吃過這么的大的虧的了,對于的任何的倒是覬覦上了他的人的來說,相比起了眼前的危險的,李玉夏的更是想要找出了人的身份的來的,不記在心上的了那還了得?“剛才的倒是的巧妙的,你們的剛好的是被選到了我的麾下。你們就是看中了的這封賞大會的三杰之家的肯定的是要人才的,所以的你們的干脆的就是順水推舟,即便的當時的是不被我的手下選中了的,估摸著的你們的也是會主動請纓。”

    “天心衛的倒是不錯,可惜了的沒有什么的戒備心,死了也是活該。”

    “的確……那些人,死了是活該。”

    “哈哈,你這主人的當的,倒是的偏向了哪一邊的呢。”

    “而這些個的死了的人的聽見了的,可是不得的傷心的緊的。”

    “現在的是可以的告訴的我的指揮你們的是誰的了嗎?”

    “他一定的是地位尊崇,他一定的是有權有勢,他一定的是在這城里面的也堪稱的一號人物的。”

    “讓我的來猜猜的,不入流的勢力的也就是算了的,他們的或許有這個的膽子的,可是的也絕對的做不到這一系列的事的。”李玉夏一個接著一個的吐著名字,斟酌著、掂量著現有的痕跡和線索的,盡量的去拼湊出來那么一個合情合理的人的。而隨著的這說著說著的,漸漸的針對行也是越發的大了起來的。“漢王府的再是落魄的也是二等勢力的,那么的是某一家的二等勢力的膽大包天的以下犯上?比如的紫云天香閣?可不對的,酒水是漢王府上的當地提供的他們可是碰不到的,若在鄉維紳酒樓的這倒是的紫意倒是的難辭其咎的了,可那老東西的也沒有的這個膽子的。”
武汉市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