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穿越之教主難為最新章節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劫匪的寶貝呢?

穿越之教主難為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劫匪的寶貝呢?

作者:揚秋書名:穿越之教主難為類別:玄幻小說
    且不說褚老太太這頭有多氣惱,只說黎淺淺他們這里,黎淺淺和鳳公子在聽完春江、玄衣等人回報的消息之后,都有些愣神。

    于鳳公子,他沒想到當年那個對自己糾纏不清的女子,是父親出手收拾的,父親雖已遠去,但這個消息驀然讓他感受到父親還在身邊,一時有些鼻酸。

    而黎淺淺則是想都沒想到,丈夫、表舅竟然與**教還有此瓜葛,真真叫她想不到啊!

    對了,“那個言教主她們,沒懷疑過言輕輕的死因嗎?”

    “沒有。”玄衣回答,“言輕輕本就是個麻煩精,對**教大部份人來說,她死了其實是件好消息。”

    好嘛!想想定國郡主,不難想見**教上下對言輕輕會有多不待見了。

    那言教主呢?“她也沒懷疑過孫女的死因?”按說不太可能啊!畢竟這個孫女之所以會如此出格,不就是她寵縱出來的嗎?就算她爹不在意女兒,但她娘呢?女兒死于非命,做娘的難道不會追究?

    玄衣還真不知道了,劉二倒是適時補上消息,“言輕輕是言教主次子言初元配所出獨女,言初元配在生言輕輕時難產過世,因言初未有兒子,因此在言輕輕之母過世后第二年就再娶。”

    得,黎淺淺秒懂,言輕輕算是被繼母給坑了,祖母本就憐她無母,對她疼寵有加,繼母呢!包是對她有求必應,一個小孩被人從小這樣寵上了天,從未教她是非對錯,莫怪她后來對自己想要的無所不用其極。

    甚至不把人命當回事,只求自己快活,她看上鳳公子,就不在乎他才多大,或他的意愿,想要得到手不擇手段,以為她那些姘頭們會聽她的,助她得到人,卻不知人心最難測,差一點點就害鳳公子慘死。

    她根本不在乎過程,只在乎得到人。

    她會被人弄死,也在情理之中了!就不知她那位好繼母可得到報應否?

    不過那是**教的家事,她也懶得管,倒是那位想嫁給表舅的言彌,如今怎樣了呢?

    劉二聽她問到言彌,忍不住一笑,“那女人沒能如愿之后,就被她娘為擴張勢力為由,把她嫁進東齊皇室,只是她運道不好,成親三年未能有孕,好不容易懷了,卻被繼女撞掉了。”劉二停下抿了口茶。

    “然后?”黎淺淺見他喝完茶潤喉,卻遲遲沒下文,忍不住開口催促。

    劉二這才道,“她慫恿丈夫把繼女嫁去和親。”

    咦?“送往哪國和親?”

    “海外。”劉二略苦澀道,那女孩未必無辜,但好好一個宗室女和親國外也屬正常,但嫁給海外番邦,嗯,那就略微妙了。

    首先海外是海外哪里?東齊海外可有不少海賊肆虐呢!不會是把人嫁給海賊吧?

    別說,還真是如此。

    那個還未及笄的小泵娘,其實根本還沒到婆家,見到那長她三十多歲的丈夫,就已然先香消玉殞于海上,成了海底亡魂。

    至于那龐大嫁妝?其實早在運出府門,就被送往王妃言彌名下的莊園藏匿,真正送上船的,不過是她讓人弄的破爛,哪怕那姑娘安然抵達婆家,日子也不會好過,因為她手上根本沒有半點銀錢,更別說其他。

    “這女人可真是夠狠的。”

    “可不是。所以她也沒能活多長,她那位好丈夫的幾位側妃連手把她除了。”

    因為元配王妃留下的嫡子嫡女,已然被言彌給養廢弄死,側妃們為自己的兒女安全及前程著想,只能請言彌這位王妃去死一死了。

    她們的手段再自然不過,言彌雖是習武之人,身體棒棒噠!但是,她之前小產后沒有多少時間休養生息,側妃們不斷的挑唆府中美人兒滋事,身為王妃豈能置身事外不管事?

    好強的言彌自然是要管的,還要管得眾人滿意,那就只能累著自己了。

    沒調養好身子就懷孕,生子風險自然倍增,雖然言教主親至,又帶了有經驗的嬤嬤一同前往,還是沒能阻止女兒的悲劇。

    不得不說,在后宅陰私上,言教主這位叱咤江湖的女強人,還是比不上王府側妃們的能耐,所以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女兒在她面前一尸兩命。

    便也是因為如此,她才會對同樣因難產而喪母的嫡長孫女言輕輕格外疼惜,見次媳也同樣疼惜長孫女,言教主還覺得很安慰呢!覺得次子真是交好運,遇上這么個賢惠的老婆,愿意如此善待前人子。

    根本想不到對方其實包藏禍心,人家壓根就不是對言輕輕好,而是捧殺。

    在言教主的世界里,就沒這種事,因此她哪想得到,次媳這樣做其實并不是好事呢?

    黎淺淺嘆氣,“所以說,未必在外頭風光無限,家里就一定一帆風順。”

    劉二和玄衣兩面面相覷,有些不懂她何出此言,不過這不妨礙他們繼續回報事情。

    “安陽侯此來,說是得到消息,外頭盛傳老和尚當年尋仇,將五行山劫匪一蕩而空,其實他也收獲不少。”說起了五行山劫匪的寶藏來。

    “這種消息是怎么傳出去的?”

    “這就不知道了!”劉二搖頭道,“其實類似的傳言每年都有,因此來般若寺上香的信眾中,有不少是沖著這所謂的寶藏而來。”

    黎淺淺懂了,鳳公子也道,“看來般若寺這些年香火旺盛,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要以為出家人就一定安貧樂道,要養活這一大家子,就算是只吃素,也得費不少糧食的。

    再說,寺里的佛像不塑金身嗎?全靠信眾捐錢?澗瀾山共有十二峰,大大小小的佛寺道觀無數,哪家不用信眾供奉的?僧多粥少,自然各家要施出渾身解數來吸引大家損錢啊!

    般若寺有什么特別吸引人的地方?沒有。

    那么般若寺有什么,是別人家沒有的?有,老和尚,但老和尚業已出家,方外之人,在他身上有什么可以吸引人前來般若寺的呢?

    縱觀他生平,真是命苦啊!不止他一家老小死得凄慘,就連和他沾邊的姨表兄弟桑江縣令嚴縣令一家也死得好慘,嚴縣令甚至吐血身亡。

    他有兩個逆徒成了五行山的劫匪,他另外四個徒弟遭兩逆徒所殺,唯一的女徒更是為護他家人慘死。

    就連他出家之后,收的兩徒弟也死在他前頭,真真是命硬到叫人嘆為觀止啊!

    那么,他身上還有什么足以吸引人前來般若寺的呢?

    有,五行山劫匪們當年可是劫了不少金銀珠寶,他們一個個死在老和尚手中,那么,這些財寶呢?哪兒去了?被老和尚獻給般若寺了?還是另覓地方藏了起來?

    他已無家人,連徒弟都沒了,能把這些寶貝留給誰?

    然后大家就想到了,老和尚出家后收的徒弟們雖是死了,但是,他們生前曾收一徒,此人在兩師父過世之后,就一直陪伴在老和尚身邊啊!

    老和尚把那些財寶會留給他了嗎?

    還是藏在般若寺的某個角落呢?

    老和尚在時,五行山劫匪的財寶就是有主的,大家想動也不能動。

    現在他死了,這些財寶的歸屬問題就成了大家關注的焦點。

    圓悟是老和尚的徒孫,他是般若寺的僧人,名下并無財產。

    若有人發現這些財寶所在地,是不是就成為財寶的所有人了呢?

    莫怪安陽侯要帶人上山來,他是怕有人為奪寶,而傷害到他表哥吧?

    “是般若寺的人散布消息出去的?”

    “也許是,也或許不是。”鳳公子道,“如果是他們,肯定不會讓人輕易發現寶藏所在之地,他們要的是細水長流,老和尚過世后,般若寺需要吸引信眾繼續前來,五行山劫匪的寶藏會是一個好引子,吸引諸人年年來此。"

    此刻是重要關鍵,處理得好,信眾們會繼續前來,處理得不好,信眾就會流失。

    “這是般若寺主持他們需要煩惱的事,與咱們的關系不大,倒是……”鳳公子遲疑了下道,“我怕大伯父會……”為圓悟出頭啊!

    因為沒見到老和尚最后一面,只要圓悟提出要求,鳳老莊主怕是會無條件答應下來吧?

    黎淺淺和丈夫交換了一眼,然后雙雙嘆息,劉二和玄衣兩個看他們夫妻如此有默契,忍不住嘴角微翹,然后心里禁不住要想,怎么就還沒傳出好消息來啊!

    要是黎淺淺這時傳出喜訊,鳳老莊主就算再想為圓悟出頭,也得先考慮他親親侄孫的安全問題。

    可惜啊!

    這兩個不約而同看向黎淺淺的小骯,怎么就還沒傳出好消息呢?然后這兩貨不禁帶點譴責的看向鳳公子,肯定是公子不給力啊!

    鳳公子被他們的眼光看得有點毛,他不由疑惑的望著妻子,黎淺淺不解的聳個肩,她哪知道這兩人想到哪兒去了。

    黎漱那邊正和鳳老莊主在談話,說的正是五行山劫匪的財寶。

    “老和尚真沒拿那些東西?”

    “他就一個人,能一口氣劫殺那些人就已經不是件簡單的事,還能拿走那些東西?”鳳老莊主笑,“他一心報仇,心思壓根不在那些身外之物上頭,不過他還是長了個心眼的,畢竟走江湖那么些年,知道人心難測。”

    “那……”

    “他把東西留在五行山劫匪原本存放的地方,沒動過,不過,他留了這個給我。”鳳老莊主從懷中取出一封信,信里自然是老和尚手書,還有一張地圖。

    黎漱這些年就為祖上留下的藏寶圖費神不少,因此一拿到這張藏寶圖,立刻就看出問題所在。

    “這只怕不是完整的地圖吧?”

    “沒錯。”鳳老莊主道,“不過這是五行山劫匪留下來的,他對這些財寶沒興趣,因此拿到這張藏寶圖后,就沒去探查過。”

    五行山劫匪留下的寶藏是否就在圖上所標示的地方,沒人知道,黎漱一眼就看出地圖不完整,鳳老莊主自然也看出來了,圓悟有沒有看出來,他就不知道了。

    他只知圓悟看到信里有張地圖時頗為驚訝,似乎沒想到有這東西在信里。

    “你說他……”黎漱頓了下,不知要怎么問下去。

    鳳老莊主看他一眼,“他很傷心,就像驟失親人的孩子一樣,很茫然,不知自己該往何處去。”無所適從,正如當年他父母過世時,他和弟弟的感受,但那會兒,他還有弟弟相依為命,現在,弟弟夫妻都已經去他們父母身邊了。

    黎漱點點頭,說起在大廳里看到的四撥人,鳳老莊主聽到白衣教和**教時,眉頭不禁皺了起來,等聽到那一家子穿著華麗的人時,還冷哼一聲,只有聽到安陽侯也在時,才松了眉頭道,“他總算還有個家人來。”

    黎漱不知安陽侯與圓悟關系,鳳老莊主為他解說這四撥人的身份,及他們與老和尚、圓悟的關系。

    黎漱是知道**教教主,曾對他父親有意,不過他爹對她不感興趣,他還知道,言教主的女兒曾經想嫁給自己,好為她娘跟他爹搭鵲橋,可惜她自己先被嫁到東齊去了。

    至于言教主的長子,竟就是老和尚出家后收的徒弟之一時,他微感驚訝,不過想到**教以女為尊,便可知她那個長子在教里并不好過,也就明白了。

    對圓悟的身世,他并不感興趣,“這張藏寶圖,你打算怎么做?”

    信里說了,那張地圖是五行山劫匪頭子為求保命,硬塞給老和尚的,他還趁塞給老和尚的時候,伺機拿匕首刺殺他,不想老和尚精得很,他根本不在乎那張圖,就算弄破了他也不在乎。

    他不在乎,那劫匪頭子可在乎了!在老和尚拿圖來擋他的匕首時,他遲疑了!畢竟他多年所得全在記載在那張圖上啊!所以他死了,老和尚活了。

    劫匪頭子大概想都沒想到,老和尚對那張圖是真不感興趣,在他拿到手之后,也不曾去尋找過寶藏。

    “可見那個頭子對他的手下也不是很信任,否則收在他們山寨里就得了,用得著弄個藏寶圖出來嗎?”黎漱嗤笑道。

    鳳老莊主頗有同感,點頭附合道,“這些寶藏你說要去起出來嗎?”

    “起出來干嗎?”黎漱不以為然的道,“五行山在趙國,起出這些寶藏,你說趙國皇帝想不想要分一杯羹?就算他不開口,他底下那些官員來,你給不給呢?要我說,這張圖留都別留,趁早丟出去了事。”

    鳳老莊主道,“我怕有負故人所托。”

    “老和尚自個兒都不在意了!他交給你,怕是為解圓悟之圍。”

    有那樣的一位祖母在,老和尚要真把東西交給圓悟,面對祖母的要求,他給不給?不給就是不孝順,可他的父母等于是死在老太太手里,他對她真能心無怨言?

    褚家是宇國人,把寶藏交到褚老太太手里,趙國皇帝會答應?

    到時夾在中間受夾板氣的,就是圓悟了!

    更別說般若寺的僧人們會怎么想?

    光想,黎漱都為圓悟感到頭疼。
武汉市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