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歷史軍事小說 - 極品賬房最新章節 - 第一卷 三月楊柳 第四十八章 廣陵散

極品賬房 第一卷 三月楊柳 第四十八章 廣陵散

作者:天凈沙秋思書名:極品賬房類別:歷史軍事小說
    舞臺四周,罩著紅紗的燈籠,。隨著船體的輕輕搖晃。紅色的燈光,從紅紗中照出來。將整個船艙染成了新房一般的喜慶色彩。

    一條條柔軟的紅色薄紗,從舞臺上方垂下來,將舞臺籠罩在了其中。

    偶爾有風吹進來,懸掛在舞臺四周那一條條薄薄的紅紗輕輕起舞。透過輕紗,隱約可見其中鋪滿了香花的舞臺。

    一個身著白紗長裙,輕紗遮面的女子,靜靜的坐在一張桌子后面。在她面前的桌上擺放著一把古琴。

    她雙手按上古箏,神色恬靜淡然。如河中洛神一般,如夢似幻的出現在了舞臺中。

    她沒有像先前那些戲子們上臺拉票,也沒有向臺下無數屏住呼吸的才子們展露笑容。整個過程里,她都是低著眉,輕盈的坐在檀木椅子上,抱著琵琶,霧蒙蒙的眼睛,看著懷中的琵琶。

    宛如夜色中,那株靜靜的綻放的曇花一般。美麗,卻又安靜。

    所有人的目光,在此時都被吸引住了。

    他們屏住呼吸,眼睛不眨一下的看著輕搖的紅紗后面,那一點雪白。期待著,微風吹起紅紗,一窺此女的真容。

    船外,夜色靜靜,清風徐來。秦淮河上被風吹起的波浪,輕輕拍打著船體,發出一陣陣輕柔的嘩嘩聲。

    這如情人般絮語的聲音,傳入了船艙中。傳入了每個人的耳朵里。

    在這突然寂靜下的船艙里,許久的等待后,終于,錚的一聲古箏聲響,突然從帷幔中傳出。清晰的傳入了每個人的耳朵里。

    隱約可見的舞臺上,那個白衣女子伸出了白凈的手指,輕輕撫上了琴弦。白嫩細長的手指,輕輕撥弄了一下琴弦。

    香爐上,青煙繚繞。淡淡的清香飄散在船艙里。醉人的熏香里,女子終于抬起了頭,穿過那擋在面前的帷幔,看了一眼舞臺下的眾生百態。

    終于看到了!

    在女子抬起頭的那一刻,所有屏住呼吸的學子們,心里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贊嘆:真是好美的眼睛!

    那是一雙充滿了靈氣的眼睛,霧蒙蒙,如同初春,輕霧籠罩的秦淮河一般。讓人看上一眼,便會深陷其中,難以忘懷的眼睛。

    女子霧蒙蒙的眼里,沒有一絲的波動。她輕輕低下了頭,輕輕撥動著那一根根琴弦。

    樂曲終于在一聲低沉的琴聲中響了起來,隨著琴聲的逐漸加急。臺下的人們,也隨著琴聲而心情隨之起伏。

    琴聲時而舒緩,時而急促。舒緩的時候,讓人心情舒暢,宛若置身在仙山勝景之中。無所憂愁。急促的時候,卻讓人心神糾結,壓得人喘不過起來。

    吹入船艙的風,也像是有了靈性一樣。隨著樂曲的起伏,清風吹得舞臺四周的絲綢時而輕輕搖擺,時而猛烈的抖動。

    猛烈搖動的綢幔中,女子目光依然冷靜如水。她只是低著頭,全神貫注的將心神揉入了眼前的古箏之中。

    纖細白嫩的手指飛快而又熟練的,撥動著琴弦。整個人宛如與這古典的曲子,融為了一體。

    “是廣陵散!”張文山博古通今,閉著眼睛,搖著頭聽了一會,便笑著點點頭,開口贊道:“真是好技藝!”

    寧王爺也是閉著眼睛,手指隨著琴聲的起伏,而輕輕的磕著桌面。一副陶醉的樣子。

    等聽到一旁的張文山笑著說出曲名后,他也是深表贊同的點頭:“能把廣陵散彈得如此動人心魄的,此女子真是好心境!永正以為如何?”

    他轉過頭,笑著詢問,坐在身旁的呂恒道。

    呂恒點點頭,笑著說道:“的確是好技藝,用出神入化形容也不為過!正如寧遠公所說,能把這首廣陵散彈得如此動人心魄的,此女也是好心境!呵呵!”

    之前,他也是聽過廣陵散的。不過,那是在前世的時候,聽的在電子音樂伴奏下,或者是多重樂曲同奏的情況下聽到的。

    也許是多了些亮點,卻少了些韻味。

    而韻味,卻是一個名曲,最為珍貴的部分。用靈魂所在來形容也不為過。只是,在他那個時代,一切都是浮躁的。浮躁的人群,浮躁的社會,浮躁的生活。還有那鋪天蓋地的,娛樂至死的宣傳。讓整個人都變得浮躁起來。

    如面前這般淡雅韻味的演奏,即便曾經是站在巔峰的呂恒,也沒有機會欣賞的。

    如今,他也算是真正意義的欣賞到了純粹的名曲廣陵散,而且,此女的演奏水平的確是爐火純青,加上那冷靜如水的神色,和卓然的氣質,更是將這首內容有些復雜的廣陵散的魅力發揮到了極致。

    只是,呂恒卻從這個女子的琴聲中,聽出了一些不同的東西。

    那是一種冰冷的情感中,不經意流露出的一絲別樣的氣氛。像是傷感,卻又不太像。

    應該是一種恨吧!

    樂曲中一閃而過的這點色彩,卻如同白玉無瑕的肌膚上,帶著的一道深深的傷痕。雖然已經結疤,卻更顯得刺目。

    她,到底在恨什么?

    呂恒神色淡然的坐在椅子上,目光穿過下面黑壓壓的人群,穿過舞臺四周飄飛的絲綢,鎖定在了舞臺上那個如同一朵淤泥中盛開的蓮花一般的女子。

    看著她那淡然卓雅的氣質,心里很是不解。

    只是,場中的那些人似乎都沒有感覺到。就連張文山和武寧遠都沒有反應。只是呂恒,敏感的聽出了剛剛那一絲情緒的波動。

    他轉過頭看看,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欣賞著樂曲的張文山和武寧遠。看到他們依然是那般投入的樣子,呂恒心里便有些狐疑了,難道是我幻聽了?

    不過,他隨即笑著搖搖頭,心里笑罵了一聲自己多事兒。

    也許只是女子一時心中有所感而已,自己搞的這般刨根問底,怎看都像是后世那些什么事兒都辦不了,就只懂得批評人家的評論家了。

    隨即,他便放下心中所想,心情放松的欣賞起了這首川流千古的名曲。

    而臺上的那位白衣女子,在不經意間掃了一眼臺下。看到幾乎所有人都忘情的聽著自己演奏,她淡淡一笑,并無露出受寵若驚的樣子。依然是那般的淡然,獨自演奏者琴曲。

    不過,就在女子收回目光的時候,二樓上一個似乎壓根沒聽自己彈琴,正左顧右盼的瞎看的書生,引起了她的注意力。

    呵,又是一個不知清雅為何物的書呆子!

    女子心里對那個書生有些不屑,她沒有任何猶豫的收回了目光。然后……

    然后,女子突然響起了那些時日,那個秦淮河邊,一直盯著自己看的那個登徒子。還有那副寥寥幾筆勾勒出來,卻極具傳神的畫作。

    女子重新將目光投向二樓,看了那個那個家伙很長時間后,她收回目光。眉角彎起,輕輕一笑:還真的是他!
武汉市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