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歷史軍事小說 - 極品賬房最新章節 - 第二卷 風起花飛 第四百十七章 塞外芳蹤(再接再厲,拼了!)

極品賬房 第二卷 風起花飛 第四百十七章 塞外芳蹤(再接再厲,拼了!)

作者:天凈沙秋思書名:極品賬房類別:歷史軍事小說
    時維九月,呼嘯的風寒氣bī人。器:無廣告、全文字、更

    窗外,呼呼的風聲吹動著窗欞,讓人心神不由得緊張。

    唯有那從窗戶的縫隙中,照進來的陽光,讓人感覺到些許的暖意。

    桌子上的茶水已經涼了下來,沒有了一絲的熱氣。陽光照在那紫砂的茶杯上,折shè出炫目的光暈。

    雅間中,呂恒端坐在椅子上,靜靜的聽著對面,坐在輪椅上的歐陽克的訴說。身旁,阿貴靜默如水,一動不動。

    “晉王殿下,想促成小nv若蘭與世子的姻緣。但被老朽拒絕。晉王一怒之下,便派人……”說到這里,歐陽克苦笑著搖搖頭,看了一眼自己缺失的雙tuǐ,:“然后老夫就成了這樣了!”

    “如今想來,晉王是想圖謀我歐陽家的家產啊!!”歐陽家主長嘆一聲,面帶苦笑著道。

    聞言,呂恒倒是不置可否的點頭。

    的確,歐陽家經商多年,財富足以稱得上富可敵國。加上歐陽克無子,以后他的nv婿就是歐陽家的繼承人。晉王想必是想到了這點,才會提出要接親的。后來被歐陽克拒絕。晉王惱羞成怒之下,便開始用yīn招。

    你個老東西tuǐ折了,總得需要照顧吧,偌大的歐陽家總得有人打理吧。本王倒要看看,在這偌大的山西,除了我晉王府的人,誰敢搭這個茬。

    他心里想得妙,但沒想到歐陽家主也不是個任人róu捏的主。這老頭雖然是個商人,但也有著書生那寧為yù碎不為瓦全的氣節。

    更何況,歐陽家背后并非沒有人。

    而是那個人遲遲未肯浮出水面。

    如今,看著眼前。這一臉沉穩的年輕人,歐陽克心中終于可以松一口氣。

    晉王,你強加給老夫的,老夫一定會加倍償還。

    “若蘭那丫頭。還好吧?”想起江寧王府中的偶遇,小蘿莉歐陽若蘭如huā的笑臉,頓時浮現在了眼前。不可否認,那段時間,是呂恒度過的最快樂的日子。如今想起來,臉上也不禁掛上了些暖暖的笑容。

    “若蘭……”歐陽克老臉黯然。看了呂恒一眼,yù言又止。

    見歐陽克仿佛有難言之隱,呂恒心中咯噔一下。強忍住心中的不安,沉聲問道:“她,怎么了?”

    歐陽克搖搖頭,抬起頭的時候,已是老淚。長嘆一口氣后道:“若蘭的命不好。她,她被晉王糾纏之下,心中本就煩惱。再加上老朽出了這樣的事情,若蘭想不開,就出家了!”

    “出家?”呂恒聞言,心中一驚,再也壓不住心中的震驚,顫抖著問道:“她削發為尼了?”

    歐陽克點點頭。4∴⑧0㈥5然后又搖搖頭。

    “到底是怎么回事?”呂恒心急如焚的問道。

    當初,讓歐陽家來到太原,是自己的意圖。巨大的機會同時也意味著巨大的風險。那個時候。自己曾與歐陽克講的明明白白,歐陽克也表示明白。

    如果說,歐陽克出現這種情況,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的話。但是,如果那個可愛田真的小nv孩兒出了什么事,這絕對是呂恒始料未及的。

    如果歐陽若蘭因此事而被牽連,呂恒心里將永不安寧。

    “她只是帶發修行。并未削發!”歐陽克憂傷的搖頭說道。

    呂恒聽了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想了想后,開口問道:“那她現在在哪兒?”

    “五臺山下松竹庵!”

    ……

    寒風凜冽,垂在臉上生疼。

    時值正午,呂恒與阿貴急匆匆的穿過街道。朝著府衙而去。

    打聽清楚了歐陽若蘭目前所在后,呂恒便jiāo代了歐陽克一件事。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派他再次返回山西,利用歐陽家在山西的人脈和影響力,穩住那些走在懸崖邊的商家。

    最好的結果就是說服那些商家,不與晉王合作。

    一旦失去那些商家的支持,晉王依賴的糧草和均需,將受到致命的打擊。

    至少,也要讓那些商家兩不相幫。

    這件事,對整個平叛戰爭的順利進行,有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歐陽克也明白這件事的重要xìng,當即決定今晚起身,再次趕回太原。效犬馬之力,完成呂恒的重托。

    在會談結束的時候,呂恒對歐陽克許以了重利。

    山西戰事結束不久后,朝廷就會開始謀劃對突厥人的反擊了。

    到時候,皇商的征兆再一次開始,

    呂恒的許諾,就是未來十年的西北皇商。

    只是,當呂恒說出這個yòu人之極的條件后,歐陽克卻出人意料的沒有驚喜之sè,只是淡淡笑了笑。

    抬起頭看了呂恒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隨后,呂恒擺擺手,告訴他有什么條件可以提。不必顧忌什么。

    歐陽克笑了笑后,思索一番,終是抬起頭來,定下決心對呂恒道:“如果大人不嫌棄的話,那就把若蘭收入房中吧!老夫就只有這個要求,也只有這一個要求!”

    說罷,也不管呂恒愣在原地,哭笑不得的表情。歐陽克便直接把達文西叫了進來,然后推著自己出去了。

    直到身旁的阿貴提醒了自己一句,歐陽家主已經離去。呂恒這才反應過來,房間里已是人去樓空。

    回想起剛剛歐陽克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里那深深的溺愛之sè,呂恒心里也是微微一嘆。

    歐陽克活了大半輩子了,如今總算是悟道了啊,

    走在街上,行人攘攘。聲音鼎沸。

    雖然寒風凜冽,凍徹入骨。但畢竟是快到重陽節,節日氣氛日濃。大街小巷,皆是彌漫著節日的喜慶,還有那濃濃的艾草香味。

    “公子,你,很高興?”雖然在樓上的時候,公子在聽到歐陽克說要公子把歐陽若蘭納入房中的話后,一臉的愕然。但是一路上,阿貴卻很清楚的看到了公子嘴角那抹越來越yíndàng的笑容。

    “哈哈!”此時沒有外人,心情大好的呂恒,放松之下,大聲笑了出來。

    蘿莉養成計劃啊!

    想起在江寧王府偶遇的那一刻,小丫頭雖然稚嫩,但那眉眼如畫的樣子,無不顯示著她長大后是如何的傾國傾城。如今,三年不見,那個小丫頭片子,今年已是十七歲芳齡了。

    呃,不過,她好像還未成年呢!

    想到這里,呂恒不禁為自己心里的那絲邪惡嚇了一大跳。

    抬起袖子擦了擦額頭被自己yíndàng心里驚出來的冷汗,轉過頭來,看著身旁正盯著自己看的阿貴。

    “這件事不許跟夫人說,知道了嗎?”

    “公子放心,屬下明白!”阿貴嘿嘿一笑,眼里閃爍著男人都明白的神sè,擠眉nòng眼的對呂恒說道。

    不就是小老婆嗎,誰不知道啊!

    看到阿貴這般模樣,呂恒不僅無語。

    心中喟然長嘆:哎,杜十娘啊,呂某把你丈夫給帶壞了!

    想想當年在瀘州相遇,阿貴那懵懂純情男的樣子。在對比現在這猥瑣無比的mō樣。呂恒越發覺得自己罪孽深重了、。

    快走到府衙mén口的時候,阿貴指著mén口那個神sè焦急,背著手來回踱步,時而朝著這里張望的人影,驚呼道:“公子,那不是文大人嗎?”

    呂恒聞言,定睛一看。

    果然,站在mén口,神sè異常焦急,huā白胡子在凜冽的寒風中呼呼飄動的人,正是江寧府尹文章。

    “文大人好雅興,站在這里吹風啊!”

    呂恒笑了笑,走過去,笑著對文章打招呼道。

    正背對著呂恒,嘴里嘟囔著‘怎么還不回來’的話的文章,聽到身后傳來的聲音后,頓時嚇了一大跳。轉過頭來,看到呂恒后,面sè一喜,急忙拱手道:“大人,東京來人了!”

    看文章這興奮異常的niàoxìng,呂恒啞然失笑。

    不過,在笑過之后,,也對文章這般失態有所理解。

    想必文章在這保定府呆了多年,一直未曾見過東京皇宮來人。如今,看到東京來人,一時間,有所緊張,也在所難免。

    “哦?”呂恒朝著mén內看了一眼,笑著問道:“是干什么的?”

    “上差帶來了陛下的手諭。”文章一邊走,一邊急忙解釋著道。

    手諭?

    這離京才幾天啊,這就有手諭來了?

    呂恒聞言,想了想后,也沒想到有什么手諭能值得皇帝這么著急送過來。

    以皇帝的xiōng襟,應該不會對作戰方針指手畫腳。他年輕的時候,帶過兵,打過仗。自然明白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的道理。

    想了一遍后,依然是一無所獲。

    搖搖頭,邁步走進了府衙會客廳中。

    進了mén后,那一直站在mén口未曾坐下,焦急的來回走著的兩個千牛衛,看到呂恒走了進來后。眼里頓時一喜,連忙上前,拱手行禮道:“見過太傅大人!”

    呂恒含笑點頭,指著一旁的椅子道:“兩位坐下說,文大人給二位上差上茶!”

    “別別別!”兩個千牛衛受寵若驚,連忙站起來擺手道:“大人,千萬別這么客氣!小人只是為陛下傳旨的!當不得如此!”

    說話間,一個千牛衛上前,從懷里掏出了皇帝的手諭,恭敬的呈送到了呂恒面前。

    呂恒微微點頭,接過來打開,在那密密麻麻的小楷上看了一眼后,面sè頓時一喜
武汉市七彩飞扬电子游艺城